七溪

花城我的,怜怜我的,wifi我的,汪叽我的( •̀∀•́ )

😂

Parrrrrr:

冷面大副×暗鲨勇士【3】

“你是不是跟锦鲤有什么血缘关系?”

——不,他只是单纯的运气好而已。

好看

salmon:

黑白吖
软件画世界
我果然用不惯板子叭
指绘好累吖

【第五人格】【八点档】无妄之梦 (全员发糖/全都发了/过这村没这店/甜死我了)

欺诈时代:


封面:可怜蓝调一人独挡三位金眼瑟维大佬(???)





因为下一个主线剧情已经决定用悬疑的方式写,这个算是个预热,并让我估量一下大家的情况(哈?)


我觉得这篇文是非常明显的了,他讲述的是每一位的梦境,但我还是隐去了各个段落的主角名(就是不知道是谁做的梦)。


有兴趣的可以在评论里告诉我你觉得每一段的主角是谁?还有他们各自的想法(那要写多少啊,你是魔鬼吗)


一共17个角色,所有人都有,包括旧装和原皮。


梦境就是梦境,他可能是愿望,可能是踌躇,可能是犹豫,可能是好的,可能是坏的,大家去自己思考其中的含义吧。这些梦境的驳斥,相同,体现每个人的心态,性格......


以上,我又一堆废话,希望大家能喜欢吧~







无妄之






 


1.


 


那是一个晴天,他正走在街上,天青石咬着冰棒给他讲着家里的事情。“然后大哥才想起来,饭都烧糊掉了!”天青石笑得很开心,学着画师的样子。他垂着头看他,看晨曦在对方身上晕出金边,如同为精灵加上了翅膀,灵动又清脆。


 


天青石还在聊着什么,说着似乎是绿翡翠的事情。“他贿赂给我一次午饭,让我不要告诉大哥。克利切会有那么好骗吗?当然是要三次才可以!”天青石笑得非常开心,他就也笑了,顺着天青石的话想到了午饭这件事情,关于食物可以变出什么样的魔术来。这个想法其实他已经想过很多次了,但总是会被打断思路。


 


就像这次一般。“啊!那个是——!”他听见人群叽叽喳喳,朝他抛来了羡慕与向往的神色,“罗伊家最出色的魔术师!”


 


“我最喜欢看他的魔术了!”他听到别人说,人群汇集的越来越多,这让他开心的整颗心都在舞蹈。


 


“谢谢你们喜欢我的魔术!”他笑着说,朝众人鞠躬。人们鼓掌、欢笑、向他投来花束,“你们看,这是我的男朋友,天青石!”他这样介绍他,天青石也开心地笑了起来,“他可不可爱?”


 


“哇,真可爱啊!”众人这样评价,他把天青石圈在怀里,“真是幸福的一对!”他感受着天青石的温度,感觉自己的心都要快乐的化掉了。


 


天青石朝人群挥手,他笑着。然后不知道从哪里发出了一句起哄。“是最好的那一个皮尔森!”人群纷纷点头,他也不住点头,天青石也微微红了脸,开心地目光都在闪烁。


 


是最好的,是最好的那一个,没有人能比得过他。


 


 


 


2.


 


“你是我最骄傲的弟子….”在那场演出的结尾,已经年迈的约翰站在后台,向他祝贺。他露出礼貌的微笑。


 


台前掌声雷动。“你已经超过我了。”约翰露出微笑,他认可了他,就像所有人都认可了他一般,“你的努力获得了回报。”


 


“去吧,去夺取更多属于你的舞台。”


 


白鸽在他的前方盘旋,为他引路。而他所到之处都有对他的报道,每一个报纸、新闻、杂志上都在一遍遍念着他的名字。


 


他们同时说着:“那是本世纪以来最伟大的魔术师!”


 


 


 


3.


 


不知道是谁的主意,刚开始他非常的嫌弃。但如今,他却觉得无法比拟的感动,让他的双手都有些微微颤抖。


 


红教堂里人头攒动,而他坐在最前排等待着。当乐声扬起时,有太多花瓣从花童的手中扬起,随着教堂钟声的响起,那些花瓣在教堂的彩窗下照得五彩斑斓,让这个盛夏的一切都灿烂而又祥和着。


 


人们都回过头去看,而他也望着他们——他看着平时或笑或哭,或神采奕奕,或畏畏缩缩,又或天真纯洁的弟弟们走了进来。他们牵着所爱之人的手一个个笑得快乐,脸上洋溢着幸福的色彩。当人群为他们祝贺,每一个人都眨着眼睛看向人群,随着队伍缓缓前行。


 


他甚至有那么一瞬间想要哭泣。


 


仪式如果是平时的他去想,一定是复杂而又无聊的,但生活或许就是需要这种仪式感。当他看到这些情侣为彼此带上戒指,在神父的祝福下一个个落入拥抱,陷入甜蜜的亲吻。他跟着所有人一起笑着鼓掌。热泪凝结在他的眼眶。


 


一定要幸福啊。他看着所有人,这么默默地念着。一定都要给我老老实实的幸福下去啊。


 


“大哥不用再担心我们了。”他落入了一个个的拥抱中,性格各异的孩子们这么对他说。目光中再无曾经少年时期的迷惘与彷徨,而是都充满了希望,新生活的希望。


 


于是他不再担心了,当仪式结束的时候,他留到了最后。他看着这座红教堂许久,便推开教堂的大门往外走去,刹那的风吹起了他披着的黑色外套。


 


外面阳光正好,而那个人就待在门外。看到他的时候,白金朝他笑了,一如初识的夏日,一日曾经每一个见面时的灿烂。


 


“不也一起结个婚什么的?你真固执。”他听到白金说,这让他翻了个白眼给他。


 


他嗤了一声。“我可不适合这种东西。”他大步流星往前走去,白金走在他的旁边,他们衣衫精致,如同两道光,两片影,行走在人群之间。


 


他们沉默了一会。“所以说。”白金拖着长调,“现在你自由了。”他看着他,棕眸闪烁。


 


听到这话,明白对方在说什么的他这么大大舒了口气,露出了一个微笑。这么多年来,他第一次感到可以自由呼吸。


 


“好吧。”他回答,朝白金伸出手,回答了一个不知道多久之前,对方就已经问过他无数遍的问题,白金深深地注视着他,“天涯海角,我一定会奉陪到底。”


 


他的眼眸闪烁,夏日落在他的眼眸中,火烈又温柔。而礼堂的白鸽又再次飞起了,成为了这一刻最完美的背景画。


 


“——带我走吧,去任何你想去的地方。”


 


 


 


4.


 


他注视着眼前绘画者的背影。他们如今正在两个人的小家中,一半素洁,一半斑斓,就像是他们两个人的审美一般,但并不混乱,一切都和谐得刚刚好。


 


漆匠已经和他搬到这里住了一段时间了,他很久都没有回去去看他的家人。但看起来漆匠并不是很在意,毕竟他和他在一起的时间是最幸福的,不需要为了更多事平添烦恼。


 


他是那么爱他。当他注视着漆匠的背影时,他觉得自己恨不得把心揉碎了,烧化了,掏出了给他看,才能够表达出来自己有多爱他。或许,那都不够,什么都不够。那就像是魔咒一般抓着他的心脏,而他是心甘情愿的囚徒,在对方的世界里画地为牢。


 


他是如此的爱他啊,所以他走过去环住了他,吻了他的额头。漆匠抬起头来对他微笑,最近他都没有再哭过了,一直洋溢着笑容,看起来颇有活力。而眼前的这张画作也充满了暖色,一如他们的生活般多姿多彩。


 


他是这么的爱他,他是这么怕失去他。他紧紧拥着他,闭上眼睛感受着,因为那些心绪抿紧了嘴唇。


 


他好怕失去他,所以他什么都没有说过,但这些秘密却又成为了新的隐患。能够说吗?说完之后,你还会如此热爱我吗?他好怕失去他啊,他的漆匠,他的天使,降临在他世界里的注定。若被他亲自毁了,他恨不得就这样死在这里。


 


所以他开口了。“你无论如何,也会和我在一起吗?”他轻声问,害怕打破了这一刻的温馨。


 


“怎么啦?”漆匠回应,笑容美好,一如昨日。


 


“…….我做过许多事情。”他不知无法说起,但他想要说起,“我也伤害过很多人。不,我不是说我会刻意去害人,只是若会伤害到一些我在乎的事情,我就会去做一些事情,一些你可能不会认可的事情….”


 


为了你,为了你,为了你我可以做任何事。


 


他继续说,紧紧抱着对方。“但我爱你。”他开口,声音微颤,“你如果知道了真相,你也不会走,对吧?”


 


漆匠停顿了一会,那就像是宣判一般让他心颤。而最后,漆匠转过身来了。他抚上了他的脸,看着他金色的眸子,那是一双多么美的蓝黄瞳眸。


 


“你怎么能这么想?”漆匠微微皱着眉说,“我连这点信任都不会给你吗?你是什么样的人,我当然一直都知道。请不要怀疑自己。”


 


漆匠抚摸着他的脸,他们四目对视,温暖,细腻,又平和。“我也爱你。”他轻声说,深情依旧。


 


 


 


5.


 


他坐在甲板上歌唱着,夜深人静,他孤身一人,享受着此刻的宁静。


 


没有更多了。他想要的东西,他总会得到的。没什么伤春悲秋,没什么颠沛流离。


 


所以,此时此刻,就让他歌唱吧。永远目视着前方,永远等待着下一方领土,永远不曾为任何人驻足。


 


不管生活如何变迁,他依旧是他自己的君王。


 


 


 


6.


 


火,火,火,稻草人之间的温度太高了,灼烧了他的一切。他的皮肤,他的身体,他的曾经,他的未来,他的灵魂。


 


他是在哭吗?或许没有。或许他已经死去了,或许他还活着,他不知道,他唯一能感受到的只有痛。


 


好痛,好痛,一切都。他用尽声音尖叫,费劲力气嘶吼,但并没有人来。啊,是的,是他的错,他不该那样做的,他不该说出那些话的,他不该来到这里自讨苦吃的。


 


但火焰依旧在继续,一遍遍的循环往复着,就像此时此刻的这个梦境。


 


 


 


7.


 


听说紫石英终于答应了蓝调的追求,这让他狠狠地松了口气。真是的,本来就该这样子,白白拉着他跟着走了一趟糟糕的路,现在想来也都是伤痛和怒火。


 


麻烦终于解决了,突然有些空荡荡的感觉。本来从小到大基本上都是一个人,但如今经历了热热闹闹,大起大落之后,竟然却又有点不太习惯这只有钟声陪伴的房间了。


 


你究竟想要什么?他记得婚礼司仪这样问过他。他记得他回答说,他没有想要的东西。他很少有情感波澜,对周遭的事情很不关心,对自己也是。若说他有唯一在乎的,那或许就是安静。他讨厌吵闹,也讨厌纷争,如果可以,他真想永远一个人呆在屋子里,就不用生一些不必要的气。


 


但或许,是他骗了自己。“.……”绿翡翠正在他怀里睡得很熟,这家伙很少能露出这样的表情来。平时也都是畅快了之后转身就走,不留什么时间交流。而如今,他来了之后就窝在他的怀里呼呼大睡了起来,这让他非常无奈,但并不是特别讨厌。


 


既然他这么安静,就随他去吧。所以他就继续读书,但他耳朵里全是对方轻微的呼吸声。一来二去,他重重叹了口气,现在连书也背叛了他,让他不能认真阅读。


 


他低头去看他,金色的眸子望着对方的睡颜。绿翡翠睡觉并不是很老实,也不乖巧,就只是普通的睡觉,正如他也是普通的样子,普通的一张脸罢了,真的普通到不能再普通了,他真的是不懂——他不懂,他甚至感到愤怒,但那颗心却替他说着答案。他无法背叛它,也无法做出抵抗。


 


没来由的,他想碰触他。但想了想还是放弃了,如果被发现了的话,他又要被眼前这个人不知道羞辱成什么样子,想了想就觉得反感,还是别做这些手欠的事比较好。


 


但他就在他的怀里,这么老实又毫无防备,总觉得应该做些什么。所以他只是望着他,看着他的胸口因为呼吸而缓缓起起伏伏。他呆呆地望着他,不知道看了多久。


 


绿翡翠在他怀里动了动,这让他赶忙假装去看书,但发现对方还睡着之后,他又回来看他了。绿翡翠这次离他更近了,让他感觉自己的心在颤抖。该死的,该死的家伙,他根本没法控制,他根本毫无办法——


 


他低下头,轻轻嗅了嗅他的味道,什么气息都没有,非常清爽,没有平时偶尔会闻到的那些恶心的气味。这让他又继续俯下身来,在他意识到之前,他的嘴唇轻轻碰到了对方的额头。那触感让他整个都微微颤抖了一下,烫得往回撤了开。


 


我好害怕啊,你听得到吗?


 


绿翡翠突然吸了一口气醒了过来,这让他有些手忙脚乱的回去翻书。绿翡翠揉了揉自己的眼睛,看起来并没有睡醒。他假装不去看他继续看书,对方在自己怀里又动了动,打了个哈欠。


 


绿翡翠过了一会才开口,他蹭了蹭他,对他说:


 


“你的心跳得好快啊,都把我吵醒了。”


 


他整个人都僵住了,过了一阵子才缓缓低下头来,等待着对方那副玩世不恭的表情和不积德的嘴。如今他又会把这些说成什么呢,他并不想知道,他真的不想知道。


 


然而绿翡翠的表情平静,甚至带着些羞赧。“是为了我吗?”他歪过头问,朝他微笑着,带着些狡黠。而他突然发现自己哑口无言,或许红色已经漫上他的脸颊了。真是失态啊,真该死,他怎么能够如此,他怎么能够…..


 


他怎么能够被他发现呢,这片最柔软的区域,若受到伤害又该怎么办呢。


 


“.……”他张嘴,又闭上,说不出话来。或许是他的表情出卖了他吧,绿翡翠突然笑了,他笑得很开心,突然紧紧抱住了他,那些温度让他有些猝不及防。


 


“算我输了,好吧?你这个人真的倔死了。”绿翡翠在他耳边说,他微微瞪大了眼睛,“是我输给你了,这次是你赢了。”


 


“.……..”他沉默了一会,才敢继续说道,“有下一场游戏吗?”他尽量保持着清冷的语调,但他却不由自主地抱住了怀里的人。他忍不住,也无能为力。


 


“啊,有好多好多好多的游戏等着你呢。”绿翡翠嘻嘻地笑了,他感觉自己冰冷的外壳突然碎裂了一角,“而且,我觉得,你是唯一有资格的玩家。”


 


“要来吗?”绿翡翠微微撤开了点,他抿着下唇看着他,目光灵动又带着些紧张。


 


你究竟想要什么?他听到记忆里的那个人问。


 


啊,啊,他想要什么呢。他紧紧抱住了那个人,露出了一个罕见的温暖微笑。


 


 


 


8.


 


“你究竟想要什么?”他听见自己问,而眼前的人不发一言,冷漠地望着他,那让他感到痛。


 


过了不知道多久,他才听到了那句凉凉的回答:“我没有想要的东西。”


 


那是句谎言吧,只是他这里没有橄榄枝想要的任何东西。当他坐在甲板上吹着风的时候,他看着眼前的那个背影,突然想起了年少时的那些纠缠。那是根刺,扎在他的心间,而如今奇妙的是,这海风竟然让他感觉释然了些。


 


所以他开口问眼前的人。“先生。”对方回过头来,黑色的发,紫色的眸。“……你究竟想要什么?”他轻声问,感到呼吸中一阵颤抖。


 


海风吹拂着那人耳边的碎发,他看到对方笑了,英姿飒爽。


 


“——我想要这世界上美好的一切!”海盗伸出双手,对着整片大海,这让他觉得自己的生活曾经如此渺小又狭窄,“而你,则是这美好中的一员。”


 


他看到海盗对他伸出手来。“来吧,我的爱人,该是去冒险的时候了。”坦坦荡荡,大大方方。


 


那根刺被拔出来了,这让他几乎狂妄的笑了。


 


没有犹豫,他拉上了那只手。


 


 


 


9.


 


蓝调刚开始的时候有些害羞,是啊,他总是不敢做这些事情,因为对方是那一位,皮尔森家里的大哥。他是一位有些拘谨又谦虚的人,总以为自己配不上画师大哥,但事实上,他们是最搭配的一对。


 


而今天,画师终于答应了蓝调的请求。“.….好吧。”画师大哥害羞的时候笑容有些奇怪,好像不知道该怎么样才是对的,这样的画师看起来莫名有几分可爱,让蓝调脸上也带上了红晕。


 


“大哥,你明天要和蓝调约会?”一到家,绿翡翠就叽叽喳喳的跑了过来,围着画师转来转去,惊呼着,“哇哦!”


 


画师边脱外套边这样翻着白眼说:“小题大做什么,就是约个会而已。”


 


“哇,竟然是蓝调先生!”漆匠也这样说,拍着自己的手,“感觉非常安心呢,大哥,一定会度过不错的时光!”


 


“哼,希望如此吧。”画师嘲讽般的答应,但实际上耳朵都红了。在表达感情方面,画师总是有些不知所措。


 


但没问题,蓝调先生是位细腻又温柔的人,他很好,很适合画师。


 


第二天约会的时候画师纠结了一会穿着,最后的装扮也非常帅气,是会让人回头去多看两眼的程度。画师是位守时的人,所以很早就道别离开了,他们约好在公园见面,看起来画师也带着一丝期待,脸上一直洋溢着笑容。


 


蓝调已经等在了那里,两个人的一天过得很愉快。他们聊着家里的事情,抱怨着一些家里人,作为两位家中的家主,两个人总是有很多话题可以聊。他们说起大红袍和天青石,又说起橄榄枝和绿翡翠,还有幸福的漆匠和银白,还有总是出航的海盗和他的司仪,最后还一起吐槽了白金。他们之间有数不清的故事可以交谈,就这样从公园到咖啡厅,再去了电影院,之后还在公园里散步了一会,真是完美的一天。


 


最后分别的时候,他们两个人都看起来很满意今天的相处,之后他们一定会有第二次约会,第三次约会,最后美满的在一起。


 


“今天我过得很开心。”绅士的蓝调没有任何其他动作,只是拉过了画师的手这样温柔的说,画师的笑容也软化了,对他真心的笑着,“那下次见了?”


 


画师几乎没有犹豫:“好啊。”他笑着说,蓝调的眼睛亮了起来。


 


两个人注视了一会彼此,最后还是蓝调先倾身下来。那是一个不能再温柔的吻,两个人紧紧靠在一起。这个场景太过于温柔,连鸟儿们都在月光下变得轻声,温柔的低语着。


 


分开的时候,两个人的脸都有些微红。“…….晚安。”画师这样说,目光中带着感情。


 


“晚安。”蓝调也说,带着无法比拟的深情,像是位王子。


 


他们是多么幸福的一对啊。


 


 


 


10


 


他很少做梦,偶尔,他会做和银白去沙滩漫步的梦,感受沙子陷入指尖的触感。


 


偶尔,他也会做和画师去画展的梦,最中心挂得是他的画,大家都很欣赏他的作品。


 


但事实上,他真的很少做梦。


 


——因为他想要的,都已经实现了。


 


 


 


11


 


在摔入泥泞的那一刻,他感到后悔,这里并没有自己想要的东西,没有更加疯狂的魔术,而如今,过不了多久,他或许就要死在这电锯之下了。


 


总能出去的,一定能出去的,他会成为赢得那一个,他会逃出去。他会成为让所有人都认可的人,再也不会有人质疑他的一切。


 


那个死去的人跟他无关,那水箱中的冤魂他从不后悔。想要什么,就需要付出代价。而这代价并不算是太过于沉重,本来也是和魔鬼签订了契约,而他想要的,只是别人的关注和掌声。


 


他的努力值得那一切,而现在,他的努力也值得他成为胜利的——


 


莫比乌斯之环,他忘了,他还记得。


 


 


 


12


 


他听到高声的大笑,那笑容让他也跟着笑了起来。随后他被揍了,狠狠地被锤了一下,但却并不是很痛,更像是一种认可和喜爱。这让他热血沸腾,忍不住的翘起嘴角。


 


“跪着出来!”画师笑得停不住,“叫你皮,捡到两个魔术棒就想卡门。靓仔一个闪现,差点教你做人。”


 


他抬起脸来,一脸不可一世的样子。“但魔术师就是比慈善家强,要是开局抓到你,你指定是要跪在那不停哭了。但是,不得不说,老婆,你哭得声音真好听,我差点听硬了。”


 


理所当然一拳打了上来,他哈哈大笑的任锤。画师的这种霸道和蛮横让他爱到了骨子里,没有人,没有人,能让他如此兴奋与狂热。“哦,是吗?好听?你看我跪过几次,做你的大头鬼梦去吧!”画师追着他揍,他在街上哈哈笑着跑,被抓到了之后一直按着被揍,他笑得蹲了下来。


 


画师跟着他笑,半晌之后冷哼了一声,朝他伸出了手,把他拉了起来。


 


“天天被恐怖震慑的家伙,没资格在这说我的不是。你跪的时候更多,下次我就蹲旁边听你哼唧。”画师不服输地说,朝他抬眉。那让他一把搂过他在怀里揉,画师发出怒吼,他笑得漂亮。


 


然后,便是亲吻。和画师在一起的时光总是充满活力的,炙热的,仿佛是太阳,是火焰,辣到发痛,又烧得滚烫。他搂住画师的两只手攥在怀里,有些霸道的吻他,品尝他唇齿之间属于画师独有的味道。而画师丝毫不甘示弱,几乎直接咬了回来,两个人在亲吻中交战着,一如他们的关系般,充满伤害,却又不可多得的完美。


 


一吻之后,两个人都有些喘息,他看着画师放大的蓝黄色瞳孔。“你觉得今天蓝调会给我们做什么?”他搂着画师轻声说,边说边又偷了个吻。


 


“不知道,说不定今天我做饭呢,忘记了。”画师甩了甩手,不以为意的说,他们继续往家的方向走着,“我还是觉得我做饭好吃,你就是个味蕾有毛病的怪物。蓝调也说我做的饭好吃。”


 


“他恭维你,你还真信了。”他这么挑衅地说,又嘻嘻笑着躲开对方的一踹。


 


画师瞪着他,不以为意地笑了。“你连恭维都不会恭维,就别笑话他了。”


 


他们还住在罗伊家的大房子,他并不知道其他人去了哪里,而画师也早就抛下了那些小家伙和他一起住,去享受美好的生活。没有那些吵闹,生活真是清静多了。


 


他回家便脱下外套朝厨房哼着歌走去,香气蔓延了开。“大哥!”他充满朝气地说,蓝调正在煮着什么的样子。他搂过蓝调的腰蹭了蹭,去看今天的晚餐。


 


“嗯?回来了。”蓝调温柔地揉了揉他的头发,他感觉自己躁动的心安静了许多,这让他感到宁静,“今天怎么样?”蓝调问。


 


画师也走了进来,发出笑声:“他跪着出门好几回,差点没把我笑得岔气,跟个弱智一样。”画师拉开椅子坐下来,他还抱着蓝调不放,享受着亲昵。


 


“嘛,赢了就好,怎么出来无所谓。虽然他确实脑子有病。”蓝调这样解围,画师笑着哼了一声。他轻轻啄了啄蓝调的后颈,让对方又揉了揉他的头发,带着蓝调专属的温柔。


 


饭端上来的时候味道是他最喜欢的。他感到快乐又幸福,餍足的冒着泡泡,没在听画师和蓝调聊些什么。他看着他的两位爱人,傍晚的夕阳落在了室内,橘红色的温馨在他的手尖舞蹈,让他快乐的微笑起来。


 


收拾完餐碟之后他把蓝调拦下了,蓝调回身便落入了一个吻。并不温柔,但是带有占有的味道,是他补充自己饥饿感的方法。和画师的吻固然放纵快乐,但食粮总是要从蓝调这里得到。蓝调的温柔包裹住了他,他把他顶在桌子上轻柔的享受着这个亲吻,夕阳落在蓝调的眼里,与他的金眸交相辉映,温暖的让他想捧在手心。


 


“今天晚上我可以去你房间吗?”他几乎算是撒娇着说,可怜巴巴地望着蓝调的眼睛。


 


蓝调叹息了一口,因为刚才的吻而脸颊微微带着红晕。“反正我不答应,你也会来的。”蓝调说罢便转身离开。他发出欢呼跟上来,看到画师正在客厅翻着书,脚翘在了桌子上,跟他们挑眉打招呼。


 


啊,生活真是美好啊,他这么想着。那天晚上,他进了蓝调的房间,轻轻关上了门。


 


 


 


13


 


他低头,去吻着那些伤痕,听到对方的呜咽声,这让他停了下来。抬起头来的时候,他看到紫石英眼中的伤痛,他在发抖,缩回了自己的手。


 


“没事的。”他轻声说,看着紫石英抿紧嘴唇,有些畏缩的望向他,“….没关系的。”他低声说,害怕再次吓跑了他。他知道紫石英就像只受了太多伤害的野猫,甚至一点点小的声响,都会把好不容易探出头来的他立刻吓跑。


 


他抱着他,两个人在深夜中耳鬓厮磨着,坐在客厅的阳台上感受着窗外的风。他望向窗外,灯火辉煌,又静谧祥和。紫石英有些发抖,但在尽力平复着自己,而他需要做的只是在这里就好了。


 


他想成为他的港湾,为他遮风避雨,给他那些生活中不曾给与他的安全感。


 


他想给他一切。


 


“抱歉,先生,我——我知道,我不该做出那样的事,我在伤害我自——”紫石英颤巍巍的开口,而他只是用食指抵在了他的唇上,表情中没有一丝不满。而紫石英缩了缩,抿紧了自己的嘴唇,他看起来有些迷茫了。


 


“你不用对我道歉,你没有什么做错的地方。”他温和的在他耳边开口,看着眼前他爱的人,看着月光在他的睫毛上镶上白钻,“我理解你的那些不安,也理解你感到恐惧。我很抱歉给你带来这样的感受,哪怕我如此真心,但是有时候,事情就是这么巧合,不是吗?没事的,都已经过去了。”


 


他顿了顿,真诚的望着那双蓝黄色的眸子。“….只是,向我保证。”他抚上他的脸,注视着对方的眸子,不让紫石英移开视线,“你不会再伤害自己了。”


 


紫石英抖了一下,在他沉默的时候,他只是安静又耐心地等待着他的回答。他知道这对紫石英来说是件困难的事,他不怪他。没关系,他有足够的爱去付出这份等待。


 


“.…..我不会再伤害我自己了,我保证。”最后,紫石英这样注视着他的眼睛说。虽然声音颤抖,但却非常笃定,极其真诚。那让他的心立刻化成了一滩在月光下静谧流淌的河水,无声无息,却又暗流涌动。


 


所以他靠近了他。“…….我很开心。”他去吻他,紫石英虽然有些发抖,却接受了这个吻。恋人在月光下享受着私密的时光,温软,平缓。


 


两颗跳动的真心找到了通往对方心里的路,哪怕崎岖,哪怕颠簸,但也总有一天会到达的。


 


你永远不会知道我有多爱你,他听见自己在心里说。


 


 


 


14


 


今天的工作完美完成,没有伟大的他这是完不成的!


 


今天那些家伙都知道了他是对的,而他们是错的,没有伟大的他这是完不成的!


 


今天的先生很开心,用他很美妙的歌声歌唱着,而没有伟大的他为他伴奏,一定是不会如此完美的!


 


…..不,不,海盗已经足够完美了。“先生,你唱得真好听。”一曲完后,他这样感慨。他们正在甲板上休息着,两个人坐在船头望着波澜壮阔的大海,如今的他已经足够熟悉这些美妙的水流声了。


 


“嘴乖的家伙。”海盗哼了一声,而他只是不好意思的笑了笑。他趴在那里望着海盗的侧脸,今天先生笑了,他笑得样子非常好看,尤其是这种真心快乐的笑容。


 


虽然他知道自己再没有什么可以给他,但对方若还有所需,那他便是他的,一切都。


 


过了一阵子,海盗挽去鬓角的头发,看了过来。“明天想去哪,你来定方向。”海盗说,这让他有些惊讶,他不敢相信海盗竟然把这么重要的事情交给他决定。


 


“我吗?”他不可置信地问,海盗背靠着船桅豪爽地坐着,又往嘴里倒了口酒。


 


海盗抹了抹嘴。“是,算我赏你的,爷今天开心。”他这样说,看着这片汪洋大海。他能看到对方眼中的热爱,他热爱这片海洋,对它有着一种痴迷。


 


那就让我证明给你看吧,我是多么伟大。这样想着的他站了起来,看向了未来的方向。


 


 


 


15


 


画师大哥。


 


漆匠,紫石英,绿翡翠。


 


棒棒糖,冰棒,甜甜圈,冰激凌,蛋糕,琳琅满目的食物。


 


蝴蝶,橄榄球,墙墙,画作,衣服,烧焦的饭,零件,很多很多的瞬间。


 


还有他最爱的,最爱的,最爱的,最爱的,最爱的,最爱的,爱到舍不得的大闸蟹。


 


明天,也一直在一起吧!


 


 


 


16


 


 


“——大哥,我今天溜了五台机子!!!”


 


他几乎是尖叫着跑了进来,拿着核算分数和时间连嘴都咧得合不上。他砰的一声打开门,找到了正在打扫的画师。他激动地拿着那张纸给画师看,手都在发颤。


 


画师皱起了眉。“别吵,好好说话。”画师警告,他才不管那么多,只是不停尖叫着,这是他赢了的日子!画师大哥是他的了!根据约定,他是他的了!!他几乎要在地上翻几个圈,才能够平息这种兴奋。


 


“白纸黑字!”他骄傲地说,画师抬起眉来去看那些数据,看起来有些惊叹。他挺起胸膛,感到自豪无比,一脸期待的等待着画师的反应。


 


画师叹了口气,笑了起来。“小子,行啊,长进不少。”画师拍了拍他的肩鼓励,他快乐的不停点头。是履行约定的时间了!是履行约定的时间了!他的大脑里不停回响着这句话。


 


“我先要一个吻,现在就要!”他激动得声音都要变了,“之后我还要好多好多其他东西!!”


 


“行行行,你能别吵了吗,再吵我不管你了。”画师这么不耐烦的把纸放在桌子上,他乖乖的闭嘴了。他的心脏在沸腾,脸也因为兴奋而通红,“过来,你这个家伙,想要吻就凑近点。”


 


他嘟嘟囔囔着,靠近了一步。“明明是我赢了,大哥还这个样子….”但是画师凑近过来了,他看着这一幕,看到画师抚上了他的肩朝他靠近。他的呼吸急促,身体有些微颤。画师离他越来越近,越来越近,他们的嘴唇马上就要相贴——


 


——这样真的好吗?


 


世界突然变换,他怔住了,因为他的眼前突然一片漆黑,而唇上的温度不是来自于画师。他是如此熟悉这双唇,他都不用去猜测那属于谁,却此时此刻让他感到茫然。


 


眨眼间,世界又变换了。他突然站在了一场暴雨中,眼前是一抹紫色的背影。他不知所措,四处张望着,突然意识到他的背后站着那双唇的主人。


 


“….”他朝那抹紫色迷惑地伸出手,而那紫色只是回过头看着他笑了,然后便缓缓消失在了这片天地里。而现在,只剩下他和橄榄枝了。


 


他回过头去,橄榄枝也站在那场雨中,他撑着一把大大的黑伞背对着他,他看不到他的神情。他想呼唤他,却又感到瑟缩,看到那个拒绝的背影,他突然觉得他离他好远。


 


他一直望着那个背影,那身影挥之不去,却又与他相去天渊。一把黑伞阻隔着他们,他看不到橄榄枝的脸,而他却在刹那间如此的,如此的难过。


 


看看我吧,他想说,但是他张不开口。他朝那个背影伸出手,暴雨迷了他的眼睛,他感到自己被淋透了。会被他嫌弃吧,他这么想着。却依旧舍不得放下那只朝他伸去的手,希望对方能够回过头来。


 


然而橄榄枝却往前走去了,他吓得心惊,他朝他的方向跑去,暴雨落入了他的心里,一地泥泞。


 


越来越远了,远到要追不上了,远到从自己的他满眼雨水,突然不知道哪里的力气,他用尽气力大喊道。“橄榄枝——!!!!!!!!!!!!!!!!!!”


 


这些想让你收下的,会是我那碎掉的爱吗?


 


那个身影顿了一下,便突然回过头来,带着惊讶看向他。啊,啊,原来这么容易,原来只要呼唤他就会听到的,他可以听到的,他会为他回过头来的。


 


只是他不相信橄榄枝,只是他也不相信他自己。


 


他看到橄榄枝朝他快步走过来,他也迎上去。他们最后在中间相遇了,橄榄枝干干净净,而他泥泞肮脏。所以他朝他挑起一个戏谑的微笑,等待着对方理所当然的攻击。


 


然而却没有,眨眼之间,他落入了一个温暖的怀抱。那让他踉跄了一下,惊讶地看到从自己发丝上滴落下来的雨水滴在了对方整洁的西服上,晕出了一片水迹。


 


“蠢货,你跑哪里去了?!”他听到橄榄枝大声骂,“我一直在找你,再这样子我不管你了!”


 


他没有说话,因为他说不出话了。他只是陷入了这个怀抱里,这是多么温暖的一个拥抱啊,他难道一直以来,都是没有发现的吗?


 


偶然间,他抬起头来,看到画师撑着伞站在远处望着他们。画师身边跟着其他人的身影,而他看起来很快乐,为他快乐,也为自己快乐。


 


他一直看着他们,然后便挑起了一个微笑。他紧紧抓住这个为他张开双臂的拥抱,并再也不会松开。


 


抱歉,一直以来,让你担心了。


 


画师笑了,他转过身去,渐渐消失在了雨中。


 


 


 


17


 


政府的资助源源不断,众人们也非常关心白沙街的发展,更关心这些孩子们。若谁家里有了意外,都会放心的把孩子送到这里来,经由他照看。


 


教会也表示了支持,在上帝的名义上尽职尽责。这让他为了报答他们,总是带着这些孩子们在周日去参加教会学校,神父爱每一个孩子。每一个完美的孩子,每一个不幸的孩子。


 


他眨着自己一双湛蓝色的眸子在上层人之间流转,情况非常顺利。他也为了之后的发展早早戒掉了不光彩的偷窃,为了能够让孤儿院做的更大,可以帮助更多孩子。


 


艾玛在一个春日答应了他的请求,那时她红着脸笑得好看。“先生送我的花,还不如我花园里的漂亮呐。”她这样说,他不好意思的挠着脖子,却让她笑得更加美丽,是尘间的天使,他一生都会捧在心尖的爱人。


 


而报纸上关于某个庄园的故事,他和艾玛都只是看了一眼,便匆匆略过。因为他们还有很多事情要忙,生活也一直在正轨上,没必要为这种猎奇的事情费心神。


 


他们结婚的时候有报纸报道,人们纷纷予以祝福,之后他们继续经营着那些孤儿院,并成为了全英国最大的孤儿院连锁。他们在照顾这些孩子的同时,又有了自己的孩子,生活一直安安稳稳,幸福到老。


 


很美满吧?美满到,有些无聊了,不是你会驻足去阅读的故事。


 


嘛,没关系,反正也是一场梦而已。


 


——快乐的时光短暂,梦醒了,你很快就会忘记了。






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


END






我跟你们说,我再也不相信我的一句话:我就随便写写


去tm随便写写,随便一写就一万字,就6、7个小时,我不干了!


之后我会忙起来,真的会忙起来,会非常忙那种,两个月基本上是个废人那种。这真是最后一贴,之后让冬菇投喂你们,我溜了(冬菇:?????)


....好吧,可能还是会写些小东西,但我真是太浪了,再浪我要毕不了业了。好好学习天天向上兄弟们,不要向我一样所有事积累到一起。


这文我没有查第二遍,可能到处都是错和语句不通,你们就看看就好(还能看看一篇文我不修和我修区别有多大),我就是突然想写这个,谁知道会写这么久(来自于凌晨4点的气急败坏)




以上,希望可以看到更多评论


晚安

红蝶小姐姐气死了

克利切的小手电🌈:

没啥脑洞我其实也想画正剧向的。)
但是我怕偶偶西啊(x

hhh好可爱啊

Parrrrrr:

嗯…我也不知道我在画啥

你们都是魔鬼吧,kao,这么多糖突然一个刀,我tm气出眼泪

Parrrrrr:

是子博百fo点梗,抽到了 @桑纸 的杰佣刀子!

捅捅更健康x


一场游戏中特地画了四个求生者,加上奈布一共五个,暗示x1。

最后还剩幸运儿和奈布,地窖就显示开启,暗示x2。



【本来不该画杰克流泪的…但是技拙想不出其他表达方式,只能用这种ooc的方法万分抱歉(土下座

hhh,克利切你暴露了

Parrrrrr:

【3】

不得不断在一个莫名其妙的地方,建议和下次更新一起看。

喵啊啊啊,我有点激动

Parrrrrr:

【4】END


"只碰巧比他多一点儿而已。"


被评论猜中了我是真的没想到😂只好一口气画完了……

你们怎么猜那么准!我不该拖那么久的!本来"杰克也能看到好感度指数"这是个大惊喜呀!!(并不